房产信息网

Real estate information
首页 >> 房产访谈

郎咸平楼市到了生死存亡时刻面临崩盘危机

来源: 2018年08月25日

郎咸平:楼市到了生死存亡时刻 面临崩盘危机

核心提示:对于目前中国的房地产市场,业内专家郎咸平认为,目前楼市面临崩盘危机,很有可能步“香港式的衰退”的后尘,可以说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。

据媒体统计,近一年来,先后有近50个城市通过调整土地出让、首套房贷利率恢复、利率优惠折扣、房源解禁、税费优惠、买房奖励、购房入户、购房补贴、提高普通住宅价格标准、调整限购条件、提高公积金贷款额度等方式进行楼市政策微调。房屋销售和土地价格等一些先导性指标显示楼市已经开始触底回升,尤其是房屋销售量大幅回升。沉寂许久的楼市又开始兴旺,任志强甚至预测明年房价必然大涨。一切恰如我在新书《中国经济到了最危险的边缘》中预料的那样,经济内外交困下,政府必然又一次挥舞起楼市的魔棒,企图让大象般笨拙的中国经济跳舞。

上半年财报已经陆续公布,多种经济数据下行表明经济二次探底无疑,火箭蛋、蒜你狠、贵羊羊等食品价格的飙升显示走出4万亿引发的通胀阴影还遥遥无期,内需因此更加欲振乏力,劳动力成本迅速上涨,进一步打击了制造业,在制造业密集的浙江甚至出现小企业主的跑路潮。在一片萧条之中,房市的再度火爆使我们不得不面对一个冰冷的现实,那就是无论是出口还是内需其实都是“浮云”,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只靠一种方式,就是近乎疯狂的固定资产投资。

郎咸平:若“房企”变为四大天王 老百姓将“永为房奴”!

然而更可怕的是,由过度的固定资产投资催生的泡沫经济,正在摧毁我们的经济结构,我们的经济看似因为楼市刚需而提振,实则是末日狂欢,我们正在重蹈香港经济泡沫破灭的覆辙却浑然不知,老郎我再此不得不再一次大声疾呼:中国楼市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!中国经济到了最危险的边缘!

我们距离香港式的衰退就差半步,因为香港犯的三大错误之中,我们已经犯了两个半。

第一,政府垄断土地开发权,有意制造楼市火山

郎咸平楼市到了生死存亡时刻面临崩盘危机

,严重依赖土地财政,让房地产成为经济支柱。

香港土地产权向来为政府所有,批租土地构成政府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。土地价格越高,则政府收益越大。人们现在已经认识到,回归前的“港英”政府对中国香港的楼市泡沫有推波助澜之责;其急功近利与短视,与近年来我们地方政府争相攫取土地一级市场收益相似。中国式地产泡沫见底抑或隐藏?

香港房地产长期在经济中“独占鳌头”,金融服务业也是依赖房地产。依赖到什么程度呢?我分三个层面来说:

第一层面:经济依赖。1997年房地产以及相关行业的增加值,占香港GDP的比重已超过四成,整个经济活动都围绕着房地产业转。房地产投资长期占固定资产总投资的三分之二。

第二层面:财政依赖。财政收入长期依靠土地批租收入以及其他房地产相关税收。

第三层面:金融依赖。房地产股历来是第一大股,占港股总市值三分之一,股票和房地产价格“互相拉扯,荣辱与共”。房地产和银行业也互相依赖,房地产开发商和居民住宅按揭始终占银行贷款总额的30%以上。郎咸平:中国人正在上四个大当房产排第一

那么,我们对比一下今天内地的经济数据:

第一层面:经济依赖。2010年的固定资产投资额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6.6%。

第二层面:财政依赖。2010年,在两轮房市调控之下,全国土地出让金数额仍再创新高;增幅再创新高,同比增长70.4%;土地出让金占地方财政收入的比例再创新高,为76.6%,这一比例是空前的,反映了地方政府对土地财政的极度依赖。

第三层面:金融依赖。房地产贷款额度占各项贷款的比重为20%,高达9万亿元;加上以房地产为抵押的其他贷款,与房地产相关的贷款已经接近信贷总量的一半,有20万亿元左右。如果再算上体外循环的信托贷款,我们与房地产有关的贷款有可能占到贷款总量的60%。

第二,漠视负利率问题,鼓励资金进入楼市、股市,制造经济虚假繁荣。

随机文章